颠覆世界观!10大让你倍感震惊的科学发现

新闻资讯

科学总是在不断的质疑自己,并且不断的进步,而现在又很多我们习以为常的知识却再次被颠覆了。也许,再过段日子这些东西会出现新知识会出现新的颠覆吧。

1. 地球并非宇宙中心

在哥白尼的时代,人们认为他的日心说“显然是荒谬的”。

地心论破灭已超过400年,但我们仍然觉得不太适应。人人都可看到,太阳和群星从东方升起,掠过苍穹,落于西方;直观感觉上,地球安然不动。当哥白尼提出地球不是宇宙的中心,而是和其他行星一起围绕太阳运转时:

……世人认为他这种巨大的逻辑跳跃“显然荒唐透顶”,哈佛-史密斯森天体物理学中心(Harvard-Smithsonian Center for
Astrophysics)的欧文·金格里奇(Owen
Gingerich)如是说。“消化这一观念需要几代人的时间。只有极少数学者将其视为对宇宙的真实描述。”

而伽利略造成的颠覆更是超过了哥白尼。他发明了天文望远镜,为日心说搜集证据,望远镜中的宇宙让当时的一些人坐立不安——本应完美无暇的月球上那些火山口,还有拱卫木星的其他月亮——于是根本连碰也不去碰这件新发明。而伽利略不仅挑战了常识,更具威胁性的是,他也挑战了基督教的权威。《圣经》上说,太阳围绕地球转动,于是宗教裁判所判定伽利略有罪,将日心说定为异端邪说。

2. 微生物正赶超药物

抗生素和疫苗挽救了千万人的生命,没有这些现代医学奇迹,我们当中有许多人恐怕已经夭折于小儿麻痹症、腮腺炎或天花。但某些微生物正在飞速进化,让人类来不及研制降服它们的药物。

流感病毒变异速度之快,上一流感季的疫苗往往到这一季就排不上用场了。医院里,对抗生素具有耐药性的超级葡萄球菌泛滥成灾,能把一道微小的伤口变成严重感染,轻者肢端坏死,重者甚至危及生命。还有不断向人类扩散的动物源性传染病:来自大猩猩的埃博拉病毒、来自果子狸的SARS病毒(果子狸并不是SARS病毒的“源头”,它也只是一个中间传播者)、来自啮齿目动物的汉坦病毒、来自鸟类的禽流感、来自猪的“猪流感”(准确的说法是“甲型流感”)。就连夺去了肖邦和梭罗性命的肺结核也都卷土重来,部分原因在于,细菌的片段已经产生对多种药物的耐受性。即便是在21世纪,死于结核病也毫不稀奇。

3. 史上曾有过大规模物种灭绝,新一轮灭绝已经启动

古生物学家已经发现,自地球形成以来,出于各种原因(小行星撞击、火山爆发及大气变化是主要疑凶),先后共有5次大灭绝,毁灭了众多物种,甚至令绝大部分物种消失。

接受“大灭绝”概念需要一个过程。比如托马斯·杰斐逊在肯塔基见过乳齿象骨骼后,就断言这种庞然大物肯定还存活于美洲大陆腹地。他还让刘易斯和克拉克加以留意。

而目前,按照许多生物学家的观点,我们就正处在第6次大灭绝进程中。乳齿象可能只是最初的受害者之一。随着人类在大陆间迁徙,已经繁衍了上千万年的巨型动物便开始消亡:北美乳齿象、澳洲大袋鼠、欧洲矮象。造成这一波早期大灭绝的罪魁祸首尚不明确,而人类的狩猎活动、对栖息地的破坏、引进侵略性物种以及无意中对疾病的传播,都在为现代的物种灭绝推波助澜。

4. 美味有害健康

1948年,马萨诸塞州的弗明汉心脏病研究召集了5000多位本地居民,参与一次关于心脏病危险因素的长期调研(准确的说是超长期调研,最早一批志愿者的孙辈都已开始参与这次调研了)。此次调查的结果,以及后续一系列雄心勃勃、辛苦完成的流行病学研究表明,心脏病、中风、糖尿病、某些癌症及其他疾病的发生概率,都与美味食物的摄入量成正比。牛排、薯条、英式班尼迪克蛋、三层奶油巧克力饼——这些都是健康杀手。

当然,也有一些美味的东西对健康有益:蓝莓、糖荚豌豆、坚果,甚至可能还包括红酒(好吧我被打败了)。不过总的来说,人类的味觉偏好是在食物匮乏的年代中进化形成,对于以狩猎和采摘为生的人类远祖而言,填到肚子里的盐、油脂和糖分越多越好。但事到如今,这个“霍斯蒂水果派”大行其道的速食年代,对于普遍久坐不动的生活方式,那样的口味就不太合时宜了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